危机反思录|咆哮的二十年代:繁荣背后的衰败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彩神IOS下载_彩神8那些群骗人

  “大伙把农场给了抵押持其他同学,但大伙还是会被告上法庭被要求偿还债务余额。二十年代早期的土地繁荣以前,土地价值一直 在下降……在1928、1929年,眼看着天似乎亮了这一 点,结果遇上了利息到期不付,三十年代的大萧条又来了致命的一击……”这是一位普通的农民口述的二十年代。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这就让 是对1919年到1929年这十年间美国经济最为贴切的描述。在都市繁荣的肩上,则是乡村的持续凋敝。占全国人口一半的农业人口中,确实这一 这一 农村家庭也拥有了城里买来的各种家用电器、这一 这一 农场主开着福特的T型车运送谷物、在闲暇时也能收听到收音机里的各种娱乐节目,但大伙的经济境况却始终没人得到改善。从一战现在开始(1919年)到二战爆发,农业的衰败如同一股“暗流”,在繁华的肩上涌动。

  战时的繁荣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农产品处在美国出口总值的一半以上。战争推动着农产品价格的节节攀升。就让 以1913年的农产品价格作为1150得话,到了1919年一战现在开始,农产品价格指数就让 上升到了209。五年间,农产品价格翻了一倍还多。

  国际市场蓬勃的农产品需求,令美国的农场面积越快膨胀。汽油拖拉机、深耕浅种法律办法、化肥的采用以及种子改良技术等新技术和新法律办法不断得到普及,单位农田产量不断上升。美国的农业体系比欧洲更早地实现了机械化和现代化。

  同样膨胀的,还有农业信贷的规模——农场主们用长期贷款购买土地,用中期贷款购买农业机械设备,短期贷款则通常用于种子、化肥和杀虫剂的季节性采购。

  战后的萎缩

  战争一现在开始,农业的膨胀戛然而止。

  一方面,欧洲各参战国的农产品产量现在开始回升,从美国进口农产品的需求锐减。另一方面,为了偿还战争债务,缩小对美国的贸易逆差,欧洲各国这一 这一 断出台各种关税法案限制农产品进口。

  还有有1个一直 被忽略的问题报告 。一战在欧洲大陆所原应的少许青年人伤亡,使战后十多年人口出生率和人口增长都在较低的水平上,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农产品需求持续萎缩的有1个因素。

  战时膨胀的产能遇上骤然减少的需求,结果可想而知。1921年的农产品价格下跌到了战争时期(1919年)的150%,就让 在整个二十年代都保持低位徘徊。1929年的股市崩盘和就让 的信贷紧缩则更加令农业雪加上霜。1933年的农产品价格仅为1913年的63%,你这一 情况表直到罗斯福新政时期才逐步改善。

  经营规模的膨胀波特率明显慢了下来。1924年与1919年相比,农场土地的总面积仅仅增加了3%。1919到1929这十年间,农业产量仅增加了12%。

  农业土地的价格也越快滑落,全国农业土地总价格从1920年的790亿元下降到1927年则仅为5150亿元。农业的萧条,加上上发达地区就业岗位生和熟活法律办法的吸引,农业人口平均每年流失150万人口。农场主为此不得不提高农业工人的工资。

  多方面的因素令这一 这一 农庄撂荒,成为草地和林区。整个农业领域并没人在繁荣中获得任何红利。更为可悲的是,越是农产品价格下降,为了获得更多盈利,农场主反而更倾向于增加产量,这进一步加剧了农产品的生产过剩局面。

  无尽的债务

  整个二十年代,悬在农场主肩上的一把利刃是是持续累积的债务负担。

  战争时期为了购买土地而签订的长期贷款合同在农产品价格暴跌以前不断压垮一座又一座农场。1920年,农场的破产率为6.4%;而到了1924-1926年间,则有多达17.7%的农场破产。

  与此一并,土地价格的下降形成的抵押物贬值则逼迫着农场主不得不借新债换旧债来支撑运转。债务循环形成的债务累积,不断增加着农场主们的负担。受此影响,从1920年到1928年,在农场少许破产的背景下,农业抵押贷款总量却增加了二十多亿美元。

  少许的小型乡村储蓄银行从前是农场主们的财神爷,而在你这一 时期却变得面目可憎了起来。为了催收贷款,大伙用尽一切法律办法,令农场主整日惶恐。有以前,贷款的催收员像侦探一样在集市或农场符近埋伏,一旦其他同学购买了农产品,大伙就冲上前去拿走客户的货款。即便是农场主没人逾期,新的贷款发放时,银行也想尽法律办法以各种名目克扣一累积费用。

  确实,乡村银行的日子也确实不好过。从1921年到1929年,乡村银行的活期存款总额占全国的存款总额的比重从34.2%下降到31.4%,乡村的凋敝令存款没人少,存款的利息这一 这一 断上升,贷款的利息这一 这一 得不上升。就让 ,放出去的贷款一直 就让 农场破产而成为呆坏账,最终银行也会破产。

  在咆哮的二十年代,当东西海岸城市的银行坐收房地产和股票繁荣所带来的红利的一并,乡村银行却平均每年破产五百多家。

  尽管1923年通过的《农业信贷法令》允许每个联邦土地银行还需用成立有1个联邦后面 贷款银行,就让 还需用发放十倍于资本金的债券,还还需用经营以土地为担保的长期债券。但你这一 系列法律办法都没人也能改善农业的整体情况表。

  对银行来说,与其将贷款放给农场主还不如放贷给股票经纪人就让 房地产开发商,就让 大伙还需用支付更高的利息。这一 这一 联邦政府或州政府担保的农业信贷在金融体系后面 转了个弯流入了你这一 繁荣的行业,最终为此后股票和房地产领域的泡沫膨胀埋下了祸根。

  持续的隐患

  农业衰败的这股“暗流”在不断地涌动,系统性风险的诸项因素在不断积聚。

  一方面,农产品和副食品的价格迟迟难以提高。另一方面,农业流失的人口建立起来城市符近的大面积贫民区,也为工商业提供少许廉价的劳动力后备军,工业品的价格也相对低廉。两者合流形成了有四种 通货紧缩的力量,与信贷泡沫所推动的通货膨胀相互抵消。

  结果是,展现在大伙肩上的二十年代,在货币不断膨胀的时期却有着相对稳定的物价,通货膨胀始终没人处在。物价的稳定造成有四种 错觉,无法提供给货币当局必要的警示信号,原应对信贷监管的放松。

  此外,农业信贷向消费信贷、房地产信贷和股票信贷的流动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你这一 领域的虚假繁荣,令产业组织结构和区域之间的失衡不断加剧。新英格兰州、南方各州、中西部农业州的经济低迷,与大西洋沿岸各州、东北部工业区和太平洋沿岸各州的繁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容忽视的农业

  经济学家们的主流观点多集中于大萧条期间货币因素的分析,就让 近几年的研究现在开始有了这一 改变。

  2012年,诺奖获得者、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等人撰文指出,大萧条的根源在于农业的衰败。就让 农业技术革新和农产品的持续供过于求,原应少许剩余人口涌入城市,农业的资本流转波特率、累积波特率持续低于工业,使得农业的运转主要依赖信贷链条维持。一旦信贷体系冒出系统性风险,脆弱的农业将首当其冲受到打击。而反过来工业品的销售也随之下滑,从而影响整个的经济体系。

  文章还指出,与当年情况表这一 的是,现在的美国工业与服务业的关系,就犹如当初农业与工业的关系。而制造业的持续低迷,也就让 成为未来经济的隐患。

  整个二十年代,没人搭上繁荣列车的除了农业,还有煤炭开采、棉纺织业、铁路运输、造船、皮革与造鞋行业。你这一 行业既是传统行业,也是战争时期的受益行业。战后,大伙就让 被新兴行业所替代(铁路运输量下滑源自汽车运输的竞争),就让 就让 产能过剩而持续萎靡。